欢迎您访问洛南县人大常委会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一种思念在梦里

来源:洛南县人大办  发布:admin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04-06
      
 
有一种思念在梦里
文/冀亚锋
题记:“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清明断魂的苦雨,姗姗来迟,暗淡了高远的天空,潮湿了厚重的大地。一滴一滴沉重的雨点,仿佛不是落在脚下,而是砸在我思念外婆的心坎上。
外婆是2003年冬天不幸辞世的,弹指间已是十个春秋。外婆身材高大,面容慈善,待人热情,她在村子里人缘极好。解放初,外公在县城商业部门工作,她一个人在家除了照顾四个孩子外,还要在农业社修梯田挣工分。在如此辛苦而忙碌的岁月,不知她从那里寻得空闲,一次又一次去二十多里外的娘家,用肩膀扛回一百六十多根椽子,张罗着为孩子们盖起了一座古朴而高大的新瓦房。
       外婆有两个绝活——一会接生,二会接骨。外婆爱孩子,村子里的晚辈几乎全是在她的帮助下来到人世的,她看着自己接生的孩子们慢慢长大,心里高兴,脸上   总是乐呵呵的。后来,外婆上了年纪,手脚笨了,加之村民更新了观念,女人们生孩子大多去了医院,她才稍微闲了下来。外婆接骨的手艺很出色。当时在农村,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凡是崴了脚的,闪了腰的,扭了脖子的,或是掉了下巴的,都来找她。她有一双妙手回春的大手,无论他们伤得多么重,只要被她的两只大手揉揉捏捏一阵子,来人便奇迹般地好起来。外公是村里最有文化的人,写的一手好书法,打的一手好算盘,还会看风水,村中的大小事情,都少不了他忙活,因而在村中威望很高。外婆下葬那天村里万人空巷,除了四乡八野的人,很多出远门的人都千里迢迢赶回来为她送行,一时间泪水夺眶喷涌,哭声响彻云霄。
      外婆一辈子生养了十个孩子,四儿六女个个身强体健,手巧心灵。勤劳的外婆不仅填饱了孩子们的肚子,还让孩子们都进了学校,学了知识。大舅早年参军,后来学会了玻璃仪器加工,如今在西安已是一名技艺精湛的工艺师;二舅早年打猎为生,后来成了烤烟专业户;三舅是木匠,手艺远近闻名,后来竟无师自通,学会了烹饪,成了村里不可多得的大厨师;四舅闫英杰年少时爱好习武,钟情书法,如今已是一名颇有名气的篆刻艺术家。六个女儿端庄秀丽,都秉承外婆的勤劳娴淑,个个持家有方,家家日子都过得红红火火。
       外婆在世的时候,我是她是最宠爱的儿孙之一。每逢假期,我定要打着看望外婆的幌子,去那个美丽的小山村过一段逍遥时光。那时外婆和外公与尚未成家的四舅、四姨、小姨生活在一起。那时,家里养着鸡鸭猪牛,我常跟着四姨上山放牛打猪草,跟着小姨下河放鸭捉鱼虾,跟着四舅麦前往麦场练武术。有时,我还会缠着二舅去后山打猎,缠着三舅给我用废木料做手枪和陀螺。当然,更多的时候,我总是尾随在外婆身边,缠着她给我讲故事,说故经。如此逍遥快活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转眼间又要上学了,我才惺惺回家去。
       外婆家门前本有一丛粉色的木槿花,夏日的清晨繁花似锦,芳香四溢。外婆时常采撷一些新鲜的花瓣,用清水掏洗干净,晾晒掉水分,和在面团里,为我蒸馒头。刚出锅的木槿花馒头,拿在手中清香扑鼻,吃在嘴里香甜爽口,这也许是我今生吃过最香的“绿色”馒头。
        收麦时节,我帮外婆收割麦子,点豆子。每次回家前,她都会按送夏的风俗,给我烙一个硕大的锅盔,让小姨上树给我摘一篮子金黄的杏子,送我回家。每当放寒假,我总是迫不及待地去外婆家,因为甜软爽口的红薯干和晶莹透亮的柿饼牵动着我贪吃的嘴巴。更重要的是这里年年都举行社火表演,四舅是耍狮子的高手,四姨和小姨是走高跷的高手,他们表演的时候,我总会混在队伍中享受那份难得的快乐。我家住在集镇上,外婆每次赶集,都会给我带一些不同季节的水果,有樱桃、桃子、葡萄、苹果、野枣、杜梨……我上学的日子里,只要街上逢集,我回家总会问母亲“外婆今天来赶集了吗?”母亲总会笑着说“你外婆才回去 几天呀,我看你不是想外婆,是想她给你带的好吃的吧。”
       十年来,我每次去她的坟前或是看到她的照片,在泪水模糊双眼的时刻,总会想那些难忘的往事。
       我确信我是外婆最牵挂的晚辈之一,不然她何以常来我梦中。梦醒的瞬间,我总会产生一种亲切的错觉:她依然生活在那个遥远的小山村。
      外婆是在我大学毕业第二年去世的,我还没有好好孝敬她,她就匆匆去了另一个世界。我此生无以为报,但愿这些拙劣的文字,能寄去这份人间天上的思念。
      外婆,你今夜还会来梦里看我吗?
 
 

洛南县人大常委会主办    洛南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承办    洛南县电子政务中心技术支持

网站投稿邮箱:luonanrd@163.com        陕ICP备120079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