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洛南县人大常委会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父亲的家法

来源:洛南县人大办  发布:人大办子站信息员  作者:人大办子站信息员  发布时间:2016-02-25
      

父亲的家法

/冀亚锋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淘气的男孩子,自然身在其列。于是,领教威严的家法,成了农村大多数男孩子共有的记忆。
  不同的父亲,有不同家法。小时候,父亲严厉的家法远近闻名,不知让多少邻家小孩不寒而栗。尽管如此,可并没有改变我童年淘气的天性。唯一值得自豪的是父亲的家法,竟成了我一人独享的专利,也成就了我对家法研究上的高深造诣。
  我最大的悲哀是不能改变自己的性别和排行。少小犯错,人皆有之,姐姐和弟弟也不例外。然而姐姐天生柔弱,动辄泪水盈眶,纵是犯错,父亲也不忍责罚。弟弟虎头虎脑,天生讨人欢心,加之得天独厚的排行优势,谁人堪下其手。我不尴不尬的处境和死不认罪的态度,使我深切体验了家法的威严。
  父亲的家法与众不同,除了前奏,还有四重境界。他总是在掌握了确凿的罪证后,从容等待着我的出现。我一旦现身,他即刻恨从心生,乌云盖脸,怒斥如雷,我明知狂风暴雨在劫难逃,索性来个深切体验。首当其冲的是我的左耳,因为父亲习惯用右手,他狠狠地拽住我的耳廓,这只是实施家法的前奏而已。如果是小错误,那我的左耳会被旋转三百六十度到此为至,发红的耳廓和疼痛的感觉会让我记住犯错的代价,此乃第一重也;如是错误严重,那么在第一重的基础上,父亲会突然松开右手,在迅雷不及掩耳间,给我的左脸留下四道清晰的指印,偶尔也会殃及池鱼,嘴角流血,此乃第二重也;如果犯的是不可饶恕的错误,除了法及左耳和左脸外,我的左屁股就要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接受父亲的巴掌、笤帚把或者扫帚棍检阅了,此乃第三重也;如果犯的是“滔天大罪”,那么谁的面子父亲也不会给,除了左耳左脸左屁股此“三左”血液循环加快外,会被父亲关进上锁的里屋接受跪火钳或者跪炉渣的责罚,同时进食权也被无情剥夺,有时直到半夜才被解除禁闭和责罚。
  父亲的家法,有一定的科学性。从不冤枉无辜,无证据不责罚;错有小大之分,罚有轻重之策。父亲的家法也有不公的地方,最大的不公在于常常罚及“三左”,而“三右”多年来几乎不知何谓家法。耳不听大人言语,脸不顾大人颜面,自在当罚之列,可屁股何罪之有,却在被罚之列,一惑也;双腿四处逍遥,连累双膝受罚实属情理之中,可禁止进食,让胃受罪,至今不明其理,二惑也。
  当然,这些体验和心得,皆缘于我少小的淘气和倔强。但话说回来,如果没有父亲严厉的家法,我可能至今也不会成器。

   (本文2015年04月27日发表于《商洛日报》第3版)

洛南县人大常委会主办    洛南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承办    洛南县电子政务中心技术支持

网站投稿邮箱:luonanrd@163.com        陕ICP备120079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