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洛南县人大常委会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漫谈长篇历史小说《仓颉》

来源:洛南县人大办  发布:人大办子站信息员  作者:人大办子站信息员  发布时间:2018-05-20
        

漫谈长篇历史小说《仓颉》

| 冀亚锋

洛南,对华夏民族的最大贡献,在于这片神奇的土地成就了智慧的仓颉,创造了世界上最美妙的文字——汉字。正如苏轼《琴诗》:“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仓颉也成就了洛南在华夏版图上的独特地位。感恩仓颉,感恩洛南,感恩汉字,感恩周璞和张小泱两位作家,让我们在高度文明的今天,有幸领略几千年前仓颉在洛南造字的那段神秘历史!

  

身为一个略通历史而又迷恋文学的洛南人,每当见到有人将家乡这片土地上的灵山秀水、风土人情化作绝妙的文字,总是欢喜不已。十多年前读著名作家贾平凹那篇仅有286字的山水小品《游寺耳记》如此,五年前读本土作家王盛华的长篇散文《梦中家园》亦是如此。

  当我在512日凌晨,一口气读完著名作家周璞和青年作家张小泱合著的长篇历史小说《仓颉》时,内心的兴奋与激动更是自不待言,因为该书用了将近三分之一的篇幅生动展现了仓颉在家乡洛南保安一带避乱、娶妻、造字及引导多个氏族融合发展的历史场景。

   仓颉是中国汉字的首创人,洛南是中国文字的发祥地。《荀子》《河图玉版》《策海》《史记》《路史》《述异记》等文献史料及保安仓颉授书处、元扈山阴仓颉所造二十八字石刻等古迹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因此,洛南也当之无愧地被誉为“中华汉字故里,华夏文明摇篮”,所有洛南人也应该为之自豪和骄傲。

  作为作家,若要仅仅凭借散落在历史典籍中凤毛麟角的零碎残片,拨开五千年的历史迷雾,理出一条清晰的脉络,去还原仓颉生活的历史原貌、人生的真实轨迹和造字的生动场景,绝对是一项严峻而艰难的考验。况且,理性告诉我们,仓颉是一位脚踩大地、智慧超群的人,而不是悬在天空、无所不能的神。

  然而这部将近27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却几乎圆满地完成了这一切,而且做得堪称天衣无缝。对于严谨的作家,没有一次写作是轻而易举的。我相信,周璞和张小泱战胜考验的法宝除了杰出的文学才华,一定还具备为仓颉立传的满腔热情和顽强毅力。

   这部小说在塑造仓颉这一上古传奇人物上,完美地实现了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有机统一。对于能够创造文字,终结结绳记事,开启华夏文明的仓颉,我们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具体的形象。仓颉应该是卓尔不凡的,充满智慧的,更应该是一位天资聪颖、好奇万物、善于探索、勤于思考的天才。

   仓颉年少时,在随同勇士牧犍去大庭氏族的那次危险的远行中,让我们看到他身上朴素的人性和超凡的智慧。当狼群在夜晚的山谷嚎叫的时候,他是恐惧的,当因失误导致携带的木柴被洞中渗下的雨水淋湿时,他是愧疚的,当遭遇两只猛虎提议点燃兽皮驱虎时,他是冷静的,当借助黄羊啃断榆树皮绳索逃脱时,他是机智的。

   作为智者的仓颉,在抗争与征战中充分展现了他的军事才能。在对抗大庭氏族进攻时,仓颉从山犬响应口哨召唤中受到了启发,想到了训虎杀敌的妙计。面对大庭解刀与神农大石大军讨伐陷入困境时,他想到了用裂石之法补充飞石,在敌人爬上围墙时,他发明的新武器戈发挥了重要作用。

  出兵营救神农氏联军时,他分兵三路以文字通信配合作战,牵制了敌人。面对黄帝战车,仓颉借助虎皮使战马受惊溃败。为营涿鹿之战中救陷入绝境的黄帝大军,他带领军队掘开下游河岸使上游河水水位大降,使九黎船只陷入泥泞而大败。虽然如此,作者并没将仓颉塑造成一位神通广大的战神,也写到他在战争中的失利和失败。

   当然,仓颉的智慧还集中体现在开创性的造字工程上,从象形字“日”“月”“山”“人”“鸟”“戈”“刀”到指事字“凶” “上”“下”“大”“中”“刃”是一种超越,从会意字“好”“武”“森”“众”“歪”“尖”“囚”“苗”再到形声字“柱”“睁”“璋”“蛛”“昭”“沾”“肿”更是一次里程碑式的飞跃。正因为他艰苦卓绝的努力,才使汉字走向了丰富和完善。

  仓颉是一位宅心仁厚充满悲悯情怀的思想家,以人为本是他的核心思想。对于大庭氏族的战死者,他提出了妥善掩埋了敌人的尸体建议,对于大庭氏族没有战斗力的老幼,他的态度是收服。活捉神农大石后,身为族长的他做出了放其逃生处置方式。氏族联盟发生内讧逼他退位时,为了维护大局他命人杀了奸人,对造谣惑众的飞镰选择了流放。当黄帝斩杀蚩尤后,他请求饶恕九黎人并放他们南归。为了消除神农氏诸氏族的动荡不安,建议黄帝请回了被流放的神农大石。

  其次,他还具备朴素的平等意识。当族长大檀赋予仓颉特权,让他脱离劳动专心创造文字时,引发了飞镰等人的不满和暗算,面对族人对大檀的反诘,他做出了放弃特权与族人共同参加劳作的决定。当黄帝说“我是我的臣民的黄帝,而你是你的臣民的仓帝”时,仓颉却纠正道“是族人,侯冈部落中有族人,没有臣民”。

  仓颉思想的形成与他生活的侯冈氏族有着密切的联系,侯冈氏族在常态下坚持着基本的生存原则,他们不猎杀怀孕或哺乳的母兽及幼兽,春天不砍伐筑有鸟巢的树木,渔网的网眼不能过小,对野生动物不能采取灭绝性的猎杀,这对仓颉思想的形成起着重大影响。

   在蛮荒时代,天下战乱纷争此起彼伏,野蛮兽性在人的思想中占据着重要位置,而在仓颉的灵魂深处却处处闪现着神性的光茫。仓颉对坏人在活着的时候得不到惩罚耿耿于怀,为了遏制世人内心的野蛮兽性,萌生了如实撰史警示后人向善的想法。

  在编撰《黄帝书》的过程中,坚持不为尊者讳,讲法度,求信史,面对黄帝的威逼利诱,始终不改初心。锁链加身,被纹双眼,流放海滨他信念如磐,黄帝以半壁江山诱使他撰写伪史,他依然坚持史书无误,决计不改。他以自己的人格影响了沮诵,也感动了黄帝。

  黄帝面对神农氏部落不时发生叛乱的局势,终于认可了仓颉的观点,将仓颉从东海之滨接回,造了君上一人,人下一君的“”字,仓颉在“”上加了草头,写成“”字,意为自己微如草芥。

   小说的核心任务是塑造典型人物形象,是否成功塑造出一个或多个典型人物是衡量一部小说优劣的重要标尺。这部长篇小说不仅成功地塑造仓颉这个极为典型的人物形象,还成功地塑造了侯冈大檀、赤须智者、牧犍、飞镰及大庭解刀、神农大石、黄帝等一系列栩栩如生的典型人物。因此,可以说这部小说是当下为数不多的优秀长篇小说之一。

   另外,这部作品在对宏大题材的把握、主题的提炼、细节的设计和用语的推敲上,对小说创作者都有极强的借鉴价值。我也极为赞同吴义勤在序言中的观点:“这部小说是当下历史小说创作的一个重要收获,是一部难得的上乘佳作,它不仅具有较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也为历史叙事这一小说叙事类型的发展提供了很多有益的启示。”

 

洛南县人大常委会主办    洛南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承办    洛南县电子政务中心技术支持

网站投稿邮箱:luonanrd@163.com        陕ICP备12007947号